您的位置: 西峰信息网 > 健康

轻舞小说天下窃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56:26

天瑞铝业有限公司的职工张天珏爱好写作,而六个人的宿舍不但拥挤又因为性格和爱好的不同。所以,张天珏搬出宿舍在公司附近的村子里,找了一间临街且不用房主晚上天天起来的门脸房子住了下来。  安静的环境,舒适的空间,让张天珏改掉了在手机上写作的习惯。于是张天珏花钱买了台式电脑又安装了宽带。孰料这些条件满足后张天珏面对电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写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失去了写作的目标和灵感。  张天珏离开了集体生活,像一只孤雁一样漫无目的翱翔在文学的荒原上。时间一久,张天珏竟然学会了自我满足,自欺欺人的方式。下了班张天珏可以和同事们一起上街跳舞、去KTV唱歌,至于自己的爱好张天珏将其“束之高阁”。  张天珏偶尔也会回到自己出租屋里看看,那是因为担心自己价值不菲的电脑被别人偷去。四月中旬的一天,张天珏下了夜班骑摩托车来到自己租房的地方。远远看见自己租房的窗户里映出明亮的灯光。张天珏心里一惊,自己每次出门前有随手关灯的习惯,因为自己曾经为不顺手带上门吃过亏,为此将自己和同伴的两个月的工资和屋内的电器被贼洗劫一空,如入无人之境。今天莫不是自己上夜班太劳累看花了眼。张天珏停下车抬手揉揉双目,感觉眼睛没问题。那么,就是自己租的房子发生了异常。  难道……?  张天珏不敢想象下去。他加大油门骑车来到自己的租房处,发现窗子和门没有任何异常。张天珏心里松了一口气,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开门。谁知,钥匙在锁孔里左旋右转就是打不开。张天珏心里一惊冒出一个想法,这年头窃贼进入居民家因过度劳累喝点小酒睡在失主房间里早已不是新闻了。  不会吧?  张天珏想到此处,觉得万一窃贼醒过来自己赤手空拳可不是人家的对手。张天珏来到附近的居民家把刚才发生的奇怪事情讲了出来,大家一听,觉得张天珏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如今城乡结合部的人过着说忙不忙说闲不闲的生活。大家听说张天珏租住的地方进了贼,都纷纷赶来看热闹。刚才还沉寂的空气此时骤然结了冰一样。张三给媳妇打电话,李四给王五发信息,二拐子顺便沿路喊两嗓子,此时张天珏成了人们围观的焦点。在人们张大嘴巴,翘起脚像伸长脖子的鹅被斜拉的线提着一样,好奇的目光中,张天珏又费了好大的力气,结果租房的门还是没打开,屋里的灯光还在闪烁。  如今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屋里究竟有没有窃贼,究竟屋里发生了什么情况?人们在拭目以待。  就在大家焦急等待时,好心人叫来了张天珏的房东。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个子高大魁梧。人们看到房东过来主动让开一条窄巷,让人家进去处理棘手事情。房东来到张天珏的面前问:“怎么回事?”张天珏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给他。房东接过张天珏手里的钥匙在锁孔里鼓捣了半天结果也没把门打开。房东来到窗户下面,提着十二分小心,想找个缝隙一探究竟。无奈窗帘把里面的一切遮挡的严严实实,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里面透出的灯光证明屋子里面曾经进过人。  门窗完好,灯光明亮。原因何在?大家在屋子外面议论纷纷。  这时,人群里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人称“小诸葛”扶了扶眼睛慢条斯理地说:“是不是贼把东西偷走后,害怕暴露身份临走时把暗锁的机关扣上呢?”大家听他这么一说,各持一词自有论断。  王五嘴快嗓门又大:“天下有这么傻逼的贼吗?啊?偷了东西还小心把别人的门给带上。”  “四饼”摇摇头,转脸问张天珏:“会不会是你自己出门时把里面的暗锁扣上呢?  “四饼”话语权不大,话音一落,人群里马上响起一片哄笑声。大家把矛头对准“四饼”:“你把自己家的暗锁扣上门能关上吗?”  “四饼”听大家这么一说,尴尬的伸手摸摸自己的后脑忍不住“嘿嘿”笑了。  大家笑过之后,又陷入了僵局。  不一会,人群里又开始骚动起来。有人提议报警。  还有的说,打电话让开锁公司的人来把门弄开再说。  对于大家的热心帮助,张天珏不说感激也不说反对。目前,他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屋子里面自己花四千多元用来搞创作用的电脑,究竟还在吗?  最后大家都把问询的目光集中在房东的身上。房东低头深思一会,决定还是先把门弄开再说别的事。张家大婶从家里拿来了黑把的十字螺丝刀,李家三叔掂来了一根胳膊粗细的撬棍,王家二妮子拿来了“虎头牌”钳子。结果,张家大婶的螺丝刀和王家二妮子的钳子发挥了作用;李家三叔掂来了的撬棍遭到了人们的议论:“这么粗的铁杆子这不是要拆房子挑屋顶吗!”  ……  进过一番努力,张天珏租住的房门在众人的帮助下终于被打开了。大家好奇心重,谁也忘了保护现场,有的撸胳膊挽袖子一起涌进门口一看,张天珏的电脑显示屏和主机都在,只是所处位置发生了变化。之前这些东西是放在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上,如今却全躺在地上。再看键盘和鼠标以及耳麦等物品却躺在张天珏的床头“呼呼”睡着觉呢。  出租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屋外的人和屋里的人都在吵吵。  张天珏首先进入室内,发现床边的桌子下面有好多乱扔的烟屁股,床铺上面的单子上还丢弃着一枚玩麻将用的“六万”。张天珏的目光在屋子里仔细扫描了一遍,然后定格在房东身上。  根据室内的情况分析,此事不像是撬门别锁入室盗窃。从室内的烟头和床铺上面丢弃着的物品看,是几个人玩麻将所为。  当时,自己租房子时,房主说门上有两把钥匙,房主给了自己一把,他留下一把。如今,可不是当初房主说的那种情况啊。没有钥匙别人是无法进来的啊?出租房子应该把钥匙全部交给租房者,如今出租屋里发生了入室之事,房主和租房者脸上都挂不住。  张天珏越想越气愤,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准备拔打“110”报警。  这时房东想起什么似得,用手势制止张天珏的冲动行为。房东随手拿出自己的手机拔打了另一个电话。随着两人的通话,靠近房东耳边的“小诸葛”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张天珏租房之前,这间房子曾出租过好几个住户。期间有几个租住户因为粗心大意把钥匙丢失过,曾经去街上配过几次钥匙。到张天珏租房时,住户只给房东交还了两把钥匙。  此事发生的前几天,以前租房的住户是个麻将迷,因下雨没事做就邀上几个要好的牌友,用钥匙打开张天珏的出租屋,在里面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至于刚才说的门锁怎么打不开,是不是锁扣反锁之说呢?  还是听听房东在毁锁后的发现吧。房东用大家找来的工具把打不开的门锁毁掉后,发现锁具没有从后面反锁的迹象,蹊跷究竟在哪呢?  房东把门锁毁坏后,在张天珏的要求下,只好来到市场上又买下相同型号的锁具。结果新锁和坏锁一对比,最终发现了问题的端倪:毁坏的锁具因长期使用,里面固定四角的螺丝钉有其中一只推出来,结果阴差阳错掉在锁具的结合部位,导致前面一系列事情的出现。一只螺钉事小,结果引出小事不小的深刻教训。《天下窃贼》,令人可恨。 共 26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逆行射精的诊断方式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最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