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峰信息网 > 星座

零剑星之刻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复仇的终点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0:46

零剑星之刻 第五百二十八章 复仇的终点

芙娜与潘的战斗即刻打响,两股魔力顿时纠缠在一起,禁器似乎将战场分割成了两块,一边进行着芙娜和潘的复仇之战,而另一边则是美杜莎与零刻的较量。..

零刻和芙娜的契合状态看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明显看得出她在挥舞镰刀的时候异常费劲,这种节点上无法用出王座化或是启用艾斯洛特的性能,怎么看都是潘更加占据优势,可是为什么断星会说双方的实力相当呢?

“喂喂!已经坚持不住了吗?!果然没有时空境的祈订者是展示不出禁器真正的力量啊!”潘仿佛不会疲劳一般

,尚为人类的一部分已经开始颤抖起来,果然他身体上所适应禁力的部分只有吸血鬼的那一半。

“时空境?”

星寒偶然间听到了这个词,好像在刚才和潘的战斗中也听他和美杜莎谈起过关于时空境的事情,想必断星应该知道时空境是什么东西。

“打算让我告诉你吗?算了吧,不可能的。”断星似乎看穿了星寒的意图,非常无情地拒绝了他的问题。

“为什么啊?你一定知道的吧,既然我是你的主人,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啊?”

“不行就是不行,如果作为主人的你连时空境都要问自己的禁器……就太不称职了!”

“又生气了吗?我已经答应结束之后带你去吃东西了,不用一直这样吧?”星寒没有去在意芙娜的战斗,她的样子虽说不太适应零刻,但是却没有在美杜莎的面前败下阵的样子。

“不是因为这个。”

“啊~算了,你不想说的话就不要说好了,如果是关于禁器的东西,我一定会找到的。”

“对不起……”

“诶?你怎么了?貌似从来都没说过这三个字吧?”

断星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有些紧张地撕扯着裙摆:“总之!我可以告诉你关于禁器的一切,但是除了两件事需要你自己去发现,否则我是不可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的!”

“两件事?其中一件是时空境,另一件呢?”

“伪空境,时空境的另一面,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太多,否则这会影响禁力和你的亲和度。”断星只是说出了一个完全没听过的名词,之后便快速将目光投向战场。

潘的力量已经完全压制住了芙娜,她的行动也被圈在了潘的招式之中,稍微不小心就会被美杜莎的力量封印住禁力,这样一来胜负就已经定下了,芙娜会如何对付那个让人头疼的美杜莎呢?

“美杜莎,为什么不封印她的禁器?”

“亲爱的,那把禁器好像有着什么特殊的能力,我的封印对他没有作用。奇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不见那把禁器的时空境,到底是怎么回事……”美杜莎不断地窥探着零刻,但是他如同深渊一般,好像里面装满了东西,又好像空空如也。

“是禁器就一定有时空境,或许是那家伙的时空境小的可怜,总之一定存在。”潘的注意在和美杜莎对话的时候产生了些许的分散,芙娜也稍微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零刻的力量已经快到了极限,第一次以真名召唤禁器能维持那么长时间已经是不简单了,再打下去恐怕她会输掉这场战斗!

“不,亲爱的,我真的找不到他的时空境,除非……”

“看来你发现了啊,美杜莎。”零刻的声音从芙娜手中的镰刀中传出,那声音极其低沉,仿佛是一直在诱导着美杜莎寻找他的时空境一样。

“……糟了!亲爱的,不要砍上去!”

潘在听到美杜莎的声音时就已经停住了手里的动作,但芙娜却猛地将禁器向前一顶,正好触碰到美杜莎的刀刃。

“嗡~~~”

潘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仿佛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在控制着他。突然之间,长刀变回了之前短刀的模样,另一把刀也开始从潘的腹部被挤了出来出来,他惊奇地看着眼前的变化,没想到自己和美杜莎的合体状态会因为一次不起眼的碰撞而强行解除!

“对不起,亲爱的……我该早点告诉你的……”

双刀消失在潘的手上,在他身旁的空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美艳的绿发女人,她看起来很憔悴,红润的嘴唇有些许的发白。

“美杜莎……”

“反转封印,这是零刻的能力之一,之前你的封印一直不奏效并不是因为我无法被封印,而是全部打在了盖住时空境的反转封印的术式上,被自己的力量反噬的感觉不好受吧?美杜莎。”零刻也脱离了禁器,把手搭在芙娜的肩膀上看着靠在柱子旁的美杜莎。

“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你算计了啊,反转封印,我竟然会输在这种术式上,哈哈,要是我没有遇到亲爱的以前怎么可能会中这种招数嘛,原来这就是达成心愿以后的结果呢。”美杜莎抚摸着潘的脸颊,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你说心愿达成?”

“嗯,我爱上了潘,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那时的他刚刚从克莉丝的城堡里逃出来,浑身是血,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外层的沙漠里,晚上的温度很低,我怕他冻死在这里所以救下了他。那天晚上他趴在我怀里的样子真是舒服极了,我可以从这个孩子的身上闻到一股味道,我最喜欢的复仇的味道。”

听到这里,潘突然流下了眼泪,他感觉得到美杜莎的禁力正在慢慢消失,她的眼睛不知道让多少人变成了石头,而最后一个牺牲者竟然会是她自己。

“我和亲爱的签订了契约,我答应他帮他向克莉丝家族复仇,汲取着他的复仇欲望,我的力量也会变得更强大。在缔结契约之后,我越来越喜欢亲爱的,于是把我的真名告诉了他,大概我是第一个主动告诉祈订者名字的禁器吧。不久之后,亲爱的进入了时空境,获得了我真正的力量,从那开始,他的复仇计划就真正展开了。我们每十年都会选出克莉丝家族的两个人杀掉,亲爱的对克莉丝家族的恨越来越深,无论如何折磨那些吸血鬼都无法发泄出所有的愤怒。留在克莉丝家族的正统吸血鬼被杀光之后,亲爱的盯上了分支的吸血鬼,但他们是无辜的,当然,我们所杀的吸血鬼中,除了当年协助过克莉丝一世杀害潘父母的两只吸血鬼以外都是无辜的。虽然不情愿,但是如果能让亲爱的满意的话,我愿意陪着他一直猎杀克莉丝的吸血鬼。”

“原谅我,美杜莎……本来不该把你卷进我的复仇……”潘握着美杜莎抬起的手,牙根咬的咯咯作响,“原谅我……已经没法回头了,我终究只是个为复仇而活着的人……”

“放弃吧,亲爱的。”

“呃……”潘难以置信地看着美杜莎的眼睛,其实自己心里早就已经知道她厌倦了向克莉丝复仇的生活,也曾经想过停止屠杀那些把自己变成这样的吸血鬼,不过复仇的浪潮既然已经被掀起,自然不会就这样轻易落下,仇恨不会停止,直到自己生命的尽头。

“那个女孩并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情,二十年前你的复仇就已经结束了,亲爱的,我已经不能继续陪伴你了,如果能让我最后信任你一次的话,请让复仇于此止步吧。”

潘的呼吸有些杂乱,看来他对美杜莎也有了不轻的感情,毕竟是在自己复仇之路上陪伴了整整百年的女人。

“是我输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潘的身上,美杜莎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封印已经起效,她再也感觉不到腿部的直觉,而那种感觉还在继续向上攀爬,大概自己真的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美杜莎艰难地坐起身子,将自己的吻印在了潘的嘴唇上。

“亲爱的潘。”

嘴唇上的触感渐渐冰冷起来,看着眼前变成石像的女人,潘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抱着石像走向城堡大门。

“不管他了吗?”断星看着心灰意冷的潘,美杜莎虽然是他的禁器,但是已经超越了主仆的界限升华为爱人,失去了爱人的感觉应该很痛苦吧。

“让他走吧,复仇总是要有尽头的,可能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还想让他来帮一下我们呢,那种完全体的禁器可不是随地都能见到的啊。”星寒叹了口气,此时潘已经消失在了城堡门口。

“嘛~总算是结束了,喂,我饿了,该去吃饭了吧?”断星蹭着星寒的胳膊问道。

星寒好像还在意着什么,缓缓走向芙娜和零刻大叔的方向,他们两个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隐约听到了关于时空境的事情。

“呐,芙娜小妹妹,时空境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进去了。”零刻的注意力一转,正好瞥到了走过来的星寒,“呀,是刚才的那个少年啊,多亏你在外面挡住了那个家伙才给我们争取了时间,谢谢了!”

“啊,我才是要谢谢你。对了,你们刚才在说时空境吗?”

“嗯,零刻说时空境是禁器在生前的世界,不过怎么说他都不让我去看看呢。”芙娜噘着嘴看了一眼零刻。

“断星!”

“干什么啊?不要大喊大叫的,我已经快饿死了!”

无奈之下只好让芙娜留在这里和照顾刚才在和潘的战斗中落败的露德美思,自己则陪着断星来到灯火通明的市中心寻找着夜晚的美食。

本书来自:

龙岩治疗龟头炎医院
宣城牛皮癣
定西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龙岩治疗男科方法
宣城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