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峰信息网 > 娱乐

筐篼文学微小说两把菜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01:37

一】  “大爷,早哇!”  “早,一个月没见了,现在过来了?!”  “嗯,有没有什么东西换盐啊?”  “有,家里刚好还有几斤鸦片,熬制好了还没几天呢,都给你留着!一家人都在等着你送盐来呢!好久没吃盐了,嘴里淡得鸟味都没有了!”   老人收起竹刀和竹箕,竹箕里是刚收割的还没加工的鸦片,还散发出阵阵清香。他拍了拍身上的露珠,从地里走了出来,地里的罂粟花开得正旺,红的紫的白的花争奇斗艳,一阵山风吹过来,有一股清清的气息,却没有明显的香气。那个长着一双蛇眼睛的年轻人使劲的吸了两下,然后望了望另一部分花瓣散落了,已长成了坚果的罂粟果以及刚取鸦片时用竹刀划出的道道伤痕,自言自语道:怪不得那些有钱人把命不要了都要吸呢,这些花真的妖艳,这些果真正的妖气!  一行人赶着十多头骡子,跟着老人向不远处的家走去。有七八头骡子上驮的是食盐,还有七八头骡子驮着一路换来的鸦片。    二】  从老人家里出来后,一行人又重新上了路,走向了大山的更深处。  “龙哥,我们收了这么多鸦片,什么时候让我们也过过瘾,过过有钱人的生活!”  “他妈*的,谁敢吸鸦片,当鸦片鬼,就别怪老子不讲兄弟义气。老子一定要亲自砍下他的脑壳。那个东东是人吸的吗?”  “可刚才那个老人还留了半斤,说是自己用的。那个老人能抽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抽?”  “不错,他是留了半斤鸦片,但那是防备家人有些小病小灾如头疼肚疼好用的。你什么时候见过穷人拿过鸦片枪?从来都是穷人种鸦片,有钱人烧鸦片,每年有钱人吃鸦片死掉的还少吗?”  “那他们还敢抽?”  “那些嫖妓染上花柳病的人那么多,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有钱人去嫖呢?这是一个道理。我们都是穷人出身,就没有必要去学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了。只要能让家里人不饿死,能过上好日子就行了。”  “那你收这些东西转手卖给别人,这不是害人吗?”  “你他妈的知道个屁,少说废话,龙哥收鸦片什么时候缺斤少两过?什么时候坑过穷人?龙哥是个做大事的人,做大事就需要本钱。现在这个穷地方除了鸦片和私盐,还有什么东西能赚钱?而且龙哥的鸦片拉到城里,都是卖给那些赚黑心钱的大老板,这也算害人吗?你他妈的再说,老子抽你!”龙哥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脚就踢在了那个还在狡辩的年轻伢子的屁股上。  “石磙,算了,都是自家兄弟。但你们都要记住:我们是坚决不能抽鸦片的。”    三】  “龙哥,前面有一伙人拦住了我们,说是洪门的人,要没收我们的货。”  “我去看看。”龙哥从树荫下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看天上白的耀眼的太阳,叹了一口气,从同伴手里接过盛满水的竹筒,一仰脖子,一筒水大部分灌进了吼咙,还有一部分从嘴角溢了出来,流下他的脖子。他甩了甩脑袋,走了过去。  十多条大汉正端着枪,站在他们的骡队前面。而他这一方,四五个兄弟已经拔出了腰刀,同他们正对峙着。他皱了皱眉,大声叫道: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水转,水不转磨子转,磨子不转人转。四海之内,大家都是兄弟。”  那伙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为首的人开口问道:  “山是什么样的山?”  “中华南岳山。”龙哥答道。  “堂是什么样的堂?”  “四海聚义堂。”  “水是什么样的水?”  “湖海翻江水。”  “香是什么样的香?”  “福寿满门香。”  那个为首的大汉紧紧地盯着龙哥对切口时候手中的各种手势,最后哈哈大笑着说:“原来是陈香主的人,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请你转告陈香主,职责所在,请他不要怪罪我们。兄弟们,放行!”  那十多个人收了枪,站在了两边,让他们通行。    四】  “张家婆婆,张家婆婆!”一踏进临近渔阳关的那家客栈的门,龙哥便轻松了,大声的叫道。  “是龙伢子吗?你这个死伢子好久都不来看我了。我还以为一直到钻进土洞前都看不到你了呢!”里面应声出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大嗓门婆婆,满脸的皱纹都笑成了一团花。  “哈哈,您老身体这么硬朗,怎么会呢!我这不来看您来了吗?”  “你这次又带了多少货?”张家婆婆压低了声音问道。  “有十多头骡子的货,白的全出了,现在全是黑的。”  “哦,那你小心啰!关上新来了一个当官的,上下里外全是乌黑巴奇的,不光收税黑,还经常黑吃黑,明抢。你这一行人太明显了,我劝你还是趁早走我上次告诉你的那条小路,绕过渔阳关!”  “好的,婆婆,只是现在他们都很累了,我们就先在你这里住上一天一晚,明天晚上再悄悄地走。”  “好的,你们去休息吧。还是那套老房间。”    五】  “龙伢子,龙伢子,不好了,不好了!你们马上走!”张家婆婆一下子撞开了房门。  “怎么啦?婆婆!出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是哪一个杀千刀的,告密了,说你带有很多黑货。卡上的官兵今天晚上会来搞你,你们赶快走。就按我上次告诉你的小路绕过去!快走。”  “那好吧,我们马上走!”龙哥吃了一惊,忙吆喝着下面的兄弟:“兄弟们,赶快收拾好家伙,马上趁黑走,不准点火把!”    六】  “不好了,停,大家都停下来。”龙哥突然喊道。  “怎么啦?龙哥。”  “我老是感觉心绪不宁,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马上要发生了?”  “龙哥,你的腰刀没拿。”  “那口刀是师傅送给我的出师礼,老三和石磙,你们两个随我去拿刀。其余的人躲在旁边灌木丛里,注意不要让牲口叫。我回来了后打了口哨你们再出来。”  “好的。”  龙哥带着这两个人沿原路返回,远远地就看见客栈里灯火通明,被几十个端着枪的士兵团团围住了。他们悄悄地绕到了客栈的后面,从后面院墙翻了进去。    七】  “老太婆,你快说,长着蛇眼睛的那一伙人躲到哪里去了?”带队的军官是个络腮胡子,尽量轻言细语的问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王八蛋是什么时候溜走的,他们这些没良心的,欺负我老婆子,连住宿吃饭的钱都没给就跑了!”  “哈哈,你这个老太婆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流泪。这附近谁不知道你同长着蛇眼睛的龙伢子关系好得像母子,你会不知道?来人,把这个老太婆的手指头砍下一截来。”  刚翻过院墙的龙哥就听到张家婆婆的一声惨叫,他的心一沉,马上就疼了起来。  他转身对紧随其后的老三低声说道:“你跑路的工夫最好,没有人能追上你。你先去引开他们,然后让我和石磙干掉剩下的几个狗娘养的,为婆婆报仇!”  “我摆脱他们之后到哪里去找你呢?”  “不用了,你跑脱后,直接去找我姐英姑,把姐夫的二十多个会武把式的徒弟都给我拉来,然后到黄铁匠那里会合。这一次可能要闹大了,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事情尽量做到最大。”  “好,那我去了!”老三猫着腰一溜烟就跑了。    八】  “他妈的,你慌慌张张个鸟,跑进来有啥事情?”房门被一下子撞开了,一个士兵惊慌地跑了进来。  “刚刚发现龙伢子的人,把我们的人砍伤了一个后,跑了!”  “哈哈,还不赶快去追?快去!追到了那可就全是白花花的银元呀!还有,给我留下四五个人慢慢收拾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其他的人都给我去追!他妈的,快去!”络腮胡子喝骂道。    九】  “老太婆,现在想起来了没有?不过,即使你现在想起来了俺也不问你了。大家都说那个家伙最讲义气,俺就天天来整你,看他还怎么讲义气,看他还怎么做缩头乌龟!看他敢不来救你?哈哈!”络腮胡子得意地阴笑着。  这时,从后门外突然窜进来一个人,门边站着的那个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拎住了脑袋,一刀解决了。络腮胡子大吃一惊,忙去摸枪,从那个人背后又窜出来一个人,甩出一把三寸长的小刀,扎在了他摸枪的手上。然后横飘了过去,把正在拉枪栓的士兵的勃子给扭断了。等络腮胡子回过神来时,五个士兵已经全部被干掉了。络腮胡子看得目瞪口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哥把张家婆婆包扎好后,扶她坐在了床上。然后找来了自己的腰刀,背在背上。又从厨房找来了两把菜刀,笑眯眯的说:“我龙伢子从来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今天我反正开了杀戒,就索性杀个痛快。你砍了婆婆一个指头,我就砍你两只手。用我的刀砍你污了我的刀,所以我用菜刀砍你这双狗爪子,好当狗肉火锅下酒。石磙,把他的狗爪子按在桌子上。”    后记】  龙伢子就这样拉起了第一支队伍。好象以前的历史书上有记载,叫两把菜刀闹革命。  就这样,他从湘鄂边一步一步走向了全国。从最初革自己和伙伴的命,到最后革全国穷人的命。  其间,几经挫折,部队经常打得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然后,他又到姐姐英姑那里领上几十号人重新上路。我爷爷就是这样跟着他,倒在了前往遵义的路上,我奶奶在老家只等来了一个红军烈属的小木牌。   共 32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治癫痫病的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