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峰信息网 > 游戏

盗墓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16:28

上集    在1999年的深秋,昨晚刚下一场秋雨。气温开始下降,大地凉飕飕的,昨天还穿夹克衫,今天就得加件毛衣了。  这时在西营子的大道上驶出一辆红色的夏利,车上坐满了人,急匆匆的驶向南边……  天刚要黑,雾气沉沉的。死一样的静,不知谁拉了一车的大白菜在吆喝卖,这给黄昏多少增加点生气。几颗玉米秧子被昨晚雨水和秋风吹打的无精打采,瑟瑟的发抖着……  地下还存有昨晚下雨水,红色的夏利到这儿打滑了,停下来,几人下车,七手八脚把车推出了存水的地方,又泥里火燎的上了车,往山里边驶去……  这时天也就黑了,显得神秘而僻静。车到山坡再也开不走,停下来;几个人下车,个子高的人说:  “老六,你在这儿看车,看有啥事马上打手机。”  老六理会地点点头,嬉笑着说:  “我在这儿你们就放心的去吧!可别黑我就行呀!呵呵呵......”  个子高的白了他一眼,嘿嘿笑着说:  “你他妈的就知道耍小心眼,不知道老子们今晚有多受累”。  在车的后备箱拿出搞头、铁锹。撬棍,大绳和一大包备用的东西;急匆匆奔往山上走去。  瘦猴样的人嘟囔着:  “真他妈的冷,天咋说变就变呢”。  个子高的男人瞪他一眼“不说话你能死!快走!”瘦猴勉强笑了笑说:  “泰哥,你知不道?南方冬天都没有这么冷,咋一上北方来咋就不习惯哩,嘿嘿”。  “那你就死你们南方去,别他妈的在这儿炫式:”泰哥有点生气了。  瘦猴急忙跑了几步凑到泰哥跟前,皮笑肉不笑的说:“大哥你别生气呀,兄弟也没说别的。嘿嘿”。  “今天我也觉得心里好烦,心里觉冷得紧”。赶紧又说:“呸!呸!看我这张臭嘴”。泰哥猛吐一下说。  走在前边的秃头回过头问瘦猴:“买没买瓶白酒?”“买啦,还有香烟呢”。  “烟吗,都次要的,别再明处抽就好,蜡烛买了吗?”;瘦猴呲呲呲牙一笑说:“买那干嘛?有电筒呢,两把电筒还用那蜡烛?”“唉!你呀,啥也不懂,到时抓瞎,你就知道啦”,秃子生气的说。  胖子走在最后边,扛着一把镐头,累的呼哧呼哧直喘粗气;跟猴子开玩笑说:“兄弟你要替我拿这把镐头,等到墓里出东西,我的那份多给你一点,你看咋样?”。  “去你呗,你比谁都贪,到那时你怕比谁贪”。“嘿嘿!兄弟,还是你了解我呀!”胖子禁不住大笑起来,眼里充满着贪婪。  “都给我闭嘴!我的活祖宗们!”泰哥嚷道:“还没打到狼就要把狗叫来。”  几人都不敢吱声了……  大约他们走了3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山里,几人都累得瘫坐在地上,瘦猴子拿出烟分给大家,秃子忙说:“抽烟下沟里抽去,明火20多里就会让人看到”;  秋叶到处是,风从沟外吹进沟里刷刷响,尤其在黑夜里,让人听了阴森森的,心里格外发毛;  “真渗人!”瘦猴情不自禁“啊”的一声大叫:“你们快看,那是啥东西?”几人随着瘦猴指的方向一看,都不约而同大声喊起来,吓得脸色煞白。  只见离他们不远的沟脊梁下,在树叶的隐没下,出现了十多米长庞然大物滚滚游动的动物,看上去高有半米左右,在夜幕遮盖下,刹时游进了山谷里无影无踪;树叶随着它的游走哗哗啦啦的,像刚发下来大河肆无忌惮地奔驰着……  几人吓得呆呆发傻,更何况追着去看?泰哥结结巴巴地说:“老天给咱们显灵来啦……咱们可不能挖这个墓,你们说呢?”胖子在清醒之后马上说:“兄弟这是好兆头呀!菩萨显灵啦……会给咱们带来好运的,不要害怕,今晚上咱们必发横财;哈哈……”;  瘦猴子也干笑着说:“必发财……呵呵……”  秃头迟疑了一会,拍拍身上的土说:“既然来了,挖挖再说,不能这么远就回去”。  泰哥不情愿地点点头“干就干吧”;因为他知道:少数服从多数,这是他们定的规矩。秃头是南方洛阳的人,这半辈子以盗墓为营生;据他讲因盗墓事发,跑路来东北来的;对阴阳八卦颇有研究,特别是阴宅龙法有造诣。  半月之前,他就看出此山必有王侯将相之墓;据他打听这山叫黑山;秃头有一定推算,按古书记载:一个山头藏十坟,一坟富贵九坟贫,同山同向同朝水,更有同堆共井莹。一边光华生富贵。一边是棺泥不绝人;穴坐火坑招泥水,金牛坐穴起紫藤。时师若能知此理,打破阴阳玄妙精。所以他觉得此山是金牛坐穴之位,必有大的古墓。  他第二次到山里,拿着罗盘定位,内盘是指地盘正真;中盘是指人盘中旬;外盘是指夭盘缝针;这是非常磨叽的活,在这山上只能白天测位,傍晚就回到旅店里;一来二去认识了湖北来给铁矿打工的瘦猴,瘦猴又结识了胖子,他是陕西的,也到这边打工-----给铁矿打井的;胖子和泰哥有一面之缘,泰哥是本地---在这儿小有名气;几人没啥事就凑一起喝点小酒,唠唠嗑也就熟了。这天在酒桌上,秃头把山上有大墓的事说了,几人听了欣喜若狂,都同意参加;泰哥最后叫上老六,他有车;有了交通工具方便多了;白天在山里测位和探点;晚上几人都在旅社住。  所谓的探点:就是拿着洛阳铲测泥土,看是活土还是死土,活土就直接的探下去,直到下边有没有坟墓为至。死土就不用探了。  几天来,四人忙忙活活得累得精疲力尽;可就在前天,他们的洛阳铲探到了方圆如四间房子的古墓……    中集    天阴沉沉,风刮得格外大,气流怒吼着摩擦松树发出如海潮般的响声。更显的恐怖了;  “还要下雨?”瘦猴嘟囔着,;  “已经是10点半啦”,泰哥看一下表说“干吧,在预测的地点开顶。”秃子拿镐划出一个长方形,长约一点二米,宽约六十厘米;泰哥和秃子拿镐抡着抛,胖子和瘦猴往外攘土;  不一会儿,一米多深土层抛完;“下面太硬了,糟石头一样,一抛一个白印”瘦猴抱怨着;  “到了夯土了”,秃子惊喜地看看大家说;  “凿一个眼,放一炮。”胖子说,放炮是胖子和瘦猴拿手好戏。  夯土是由红土子、白灰、沙子和少量的炭与汝米汤拌合起来的;非常硬,一般都是大户人家埋人用的:怕墓里渗水,起到防水和保护墓顶作用;  这时,胖子和瘦猴已经攒了一胳膊来深的坑眼;在包里拿出炮药------这是胖子在给铁矿干活觅下的;瘦子也预备不少,今天用上了都倾囊而出。  点着炮捻子不到三分钟,只听“轰”的一声闷响;夯土蹦得老高,碎土溅出到处。四人乐颠颠跑过去。    夯土不到两米,小时左右把夯土淸完;而下边却是大块石条,石条和石条之间插得严严实实,泰哥皱了皱眉说:“拿撬棍撬吧”。石条纹丝不动;又拿大锤砸一阵,却还是无济于事。  瘦猴遥遥头说:“用箍炮吧!”便和胖子忙起来。所谓的箍炮:是把炮药放在条石上,用泥箍上,点燃捻子在炸。  听到轰隆的一声巨响。火光和黑烟弥漫了一片,四散的石硝像下冰雹啪啪砸在树上,给沉静的夜晚带来闷响,回荡在大山里,胖子跳起来大叫着:“快去看看,这下子炸开了。”瘦猴也欢跳着,和胖子窜了过去。  泰哥很担心,沉思着:如果这炮声传到二十里外的镇上,惊动了公安局,那不是在找病吗?  秃子也惧怕:一旦出事,我是双罪必罚,本来是跑路来东北避难的。  石条是炸开了,可是石头太大,块块百八十斤,往两米多高的上面扔太费劲,“在一米处打个坐吧,”秃头说,“下面留俩人,坐上留一人,胖子你在上面接石头”。  夜又恢复了,偶尔夜猫子凄凉地叫几声,像恢复往日夜里的寂静;泰哥看看手机没有六子的短信,心里落下神来,看样子没惊动村下人。  石头大约有两米厚,“唉!还得打一个坐坡”。秃子说。“这样能快点”;  费了九牛二虎之劲总算把石条搬完;秃子把碎石和淤土用锹清掉,可底下是整块大石头铺在下面,秃子的说:“到窑顶了,下面就是窑了。”  蒲在窑顶上的石头犹如碾盘,厚度约三十公分,“把四周的土清掉”,秃子信心十足得说,“顶子下面就是窑室,宝贝东西都在下面,抓紧干,快点!”几个人高兴得手舞足跳:“这下发财啦。”眼里充满着贪婪。  他们拼命了!顷刻,把大石头四周清理得干干静静。  “还得用箍炮”,瘦猴早把炮药装好,“都躲远点,炮药这下子装得不少;”说完点着捻子忙往山上跑去了。  秃子把镐头和铁锨扛在肩上,怕炸坏它们,跑慢一步,轰隆一声巨响,石块四溅,落下来石块砸在树上,地上乓乓乱响。秃子急忙趴下用手抱住脑袋,可一块二十多斤石头落下砸在树上,反射下来正好砸在秃子的脚上,秃子“哎呦”一声大叫……    泰哥急忙把他扶起来,一看脚板上血流不止,“骨折了!猴子快去拿包里的药,”瘦猴忙在包里拿出云南白药和纱布给缠上,秃子疼的呲牙咧嘴。  顶子是被炸开,碎石有的崩飞,有的掉进窑里-----墓穴里。几人拿电筒一照,里面黑黝黝的像一只眼睛,有一股地底下冒出的沼气和臭气突然涌上来,使他们打个冷战,觉得恶心要吐。,  “下面黑黑的不见底,最少也的十来米深”,秃子忍着痛疼说,“拿把干柴点着扔下去,看看有多深,是否缺氧;”瘦猴马上拿把干松枝子点燃扔了下去,可到四、五米处火就灭了;  “柴太少了,再加点柴”,秃子气囔囔的说:“让你买蜡烛,你他妈的就是不买”;一大抱柴点燃扔下去,火顺着井边呼呼飘下,到了十来米柴火散落熄灭了“太深了,咋这么大墓,是不是皇帝的墓?”秃子紧皱眉头摇着头说,“不好下去取宝”。胖子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下可发大财啦!没事,再深我也不怕,瘦猴快把我放下去,”说完他把大绳系在腰上,另一头绑在瘦猴腰间。  “猴子你可抓紧绳子,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你的命也在我手上。”胖子坏笑着说。他是给铁矿打井的,几十米的井都干过,经验多,鬼点子也不少。看到胖子坚决要下去,三人也不在说啥了,泰哥看时间已是凌晨3点多了,寻思着:等道天亮就不好啦,山上砍柴的,或是上山套兔子的看见就麻烦了,急切地说:“快抓紧,天亮不好办事,”于是拿来绳梯续下去……胖子一马当先踩着绳梯下去,泰哥用力拽住绳梯,因胖子太重了,秃子脚受伤不敢用力,只能拿着电筒往下照瘦猴拼命地擎住大绳,往下慢慢放胖子。大绳就十米长,按秃头说也就够长了,胖子忽忽悠悠随着绳梯下着……  就在这时,胖子下到井七米左右时,突然串上来一条大蟒死死吞住他,往下一拽,随着胖子凄惨大叫声,已无影无踪,紧接着瘦猴也跟着惨叫倏然地栽倒井下……  只听到井里嘎嘎的直响,和大蟒的吞咽声……      下集    天气慵懒得似乎没有尽头,好像都习惯了每天睁开眼,阳光在窗帘外跳跃的日子,是披着阳光出门,因为这几天虽然白天天气不咋好,可今天好得冒泡,但早晨气温还是蛮低的,毕竟是深秋了,再灿烂的阳光也盖不住这个事实。  时间在早8点钟左右,在这黑山的老林子里,已来上百的人,给大山往日的宁静带来喧嚣和生气;人群中有公安局的、林业局的、博物馆的、报社的、还有不少山下的老百姓……  这是泰哥打电话报警:报告了事实的经过。刑警队吕局长得知报告后,知道事态的严重,马上成立专案组,亲自带队,又和林业、博物馆、报社取得联系,急忙上山来。  老六低头耷脑蹲在人群抽烟,是他带吕局长他们上山的。自打泰哥给他打电话知道胖子和猴子遇难的事,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手铐铐在手上显得更加黯淡无光了。秃子的脚肿像大冬瓜。动也不敢动,吕局长问完他事情后,叫人把他抬走送往医院。泰哥也带着手铐蹲在地下。正把昨晚的事一字不漏的录口供。  博物馆的馆长----老张沉思:墓里咋有莽呢?据县志记载,这里有大辽汗王第六代耶律安的弟弟景王耶律花葬在这儿,墓早期被盗了,可大蟒咋进去呢,再说东北这那有莽?都生在南方热带雨林里……  正当他们百思不解的时候,这时在人群中走出一老者,年纪有70开外,是山下的村民,叫李全仁。独自在山下住,听到这个情况后马上说:“这莽是在这住,是我40年前在云南大理抱过来的。”  众人一听都立即围了上来,老爷子接着说:“我养了它7年,就放到山上了,可每年它都回我家看看。它很温顺的,不吃人,不祸害牲畜”。  吕局长沉思一会说:“那你能不能把莽叫出来,我们好下去看看墓里的人是死是活”。“好的,我试试吧,看能把它叫出来……”李老爷子慢慢移近墓井口,对井口吹一阵口哨,大嚷了几声;约半个时辰,只见大沟内有杂草混杂的声音,轻轻地,慢慢地,悠悠缓缓地蔓延出来滚滚游动的大蟒,长有10几米,粗有50公分。  人们都抑制不住那种强烈的恐惧感,感觉胸腔里一个铁球在上串下跳,远远的看着。泰哥一看正是昨晚令他们毛骨悚然的动物。顿时明白了。原来它住在墓里,出口通道在沟里。  大蟒黑金色,油油的发亮。众人都不敢靠前,唯有老爷子不怕,大蟒缓缓爬到他面前,像他的孩子温柔的用它那宽大额轻轻拱拱老爷子手,又轻轻拱拱老爷子的脸,又好像久别重逢的故人一样,老爷子也用手慢慢抚摸着它……众人看傻了,有得人看到这温情场面,激动得只掉眼泪,也就心情稍稍平静下来,这真是人性画面。记者忙着啪啪抢镜头,来留下这美丽记忆时刻。  张局长命人迅速下沟去找通道,不一会儿,在沟下500米的地方有圆形大洞,大蟒是在这出来的。也就是说这是早年被盗通往大墓的唯一通道。  大洞很宽绰能钻进人,博物馆的人拿着电筒马上钻进去。趁着大蟒跟老爷子亲热时间,抓紧进去,若大蟒回洞,这事就不堪设想。    博物馆老张第一个进到大墓,看到这里真像宫殿一样,有前室、侧室、耳室、中宫。后宫室,方圆足有120多平米,规模之大,在他所见的墓是最大的。里边的古董早盗走一空,壁画和石棺完好无缺,这给国家有一定研究价值。  瘦猴已是脑袋碰在石棺迸裂致死,胖子被大蟒缠住闭气而亡,而那一条大绳紧紧系在胖子和瘦猴腰上。秃子和泰哥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  后来,听说大蟒被森林管理站送往云南去了。  这正是:  不义之财别贪欲,  强行索取命黄泉。  天网恢恢疏不漏,  赶往正道才美满。 共 545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地址
哈尔滨专治男科最好的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