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峰信息网 > 时尚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二百九十六章 初吻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3:37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二百九十六章 初吻

“哇……你这是在哪儿弄来的树啊?”摸着那一棵棵新移植过来的树木,姑娘简直是惊叹连连。“真好看,这些树咱们这儿的森林公园都没有的啊!”

“哼哼!我厉害吧!”燕飞用臭美代替了回答。

“呸,一夸你就臭美……”姑娘意料之中地飞了他一眼,不过也不再追问他树是怎么来的了。“快点给我说说这是什么树?”

“这叫夫妻树,你看,这都是对应着一节一节的……”燕飞信口胡扯道。“以后这就是咱们两个的家了,正好种点夫妻树……”

本来以为这姑娘听到这名字一定会反驳他的,结果预料中的反驳居然没有出现,让燕飞奇怪地看了姑娘一眼。只见姑娘正摸着那‘夫妻树’,一脸的遐思。

于是燕飞就继续说了下去:“等我也来上学了,咱们就一起住在这里。到时候房子盖好了还得起个名字,就叫夫妻苑。以后咱们两个在这里,一边上学,一边还能养点鸡鸭鹅,种点小菜,过咱们自己的小日子……”

他哪知道,那傻姑娘只顾着惊喜,听到夫妻树的名字时,根本不知道他是一本正经的在胡扯,居然就相信了。等到又听到夫妻苑的时候,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都有点红了。

看着姑娘带着点红晕的白皙脸庞,燕飞左右看了看,忽然嘿嘿笑道:“你过来站这里,你看……”

“怎么了?”姑娘正神不思蜀的,也没注意他的表情,听到这话不疑有他,想也没想就走了过来。

“你看,我种的这几棵树是不是特别好。咱们要是站到这里的话,路上的人可一点都看不到咱们了……”

“看不到怎么了?”姑娘还没反应过来。

“没怎么啊!”燕飞一脸的无辜,往前凑了凑。“你看,我要站在这里,咱们俩都被这些树挡着了,别人就不知道这里有两个人了。

“你想干嘛?”姑娘看着某个家伙一脸的坏笑,终于发觉有点不妙了。说着就想推开某个厚着脸皮使劲朝自己身边凑的家伙,结果她显然低估了某人这会儿干坏事儿的决心,推啊推啊就仿佛在推万斤巨石一样,根本推不动,反而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不想干吗?就是想亲亲了啊!谁让你刚才先亲我的,我也得亲回来!”某人理直气壮地说着,两只胳膊扶着树让姑娘没法躲开,伸着脑袋就凑了上来。“别动,一动的话过路的人就看到咱们了……”

“不许亲我,不让你亲,坏蛋……”姑娘左右摇摆着脑袋,眼见根本躲不过去,忽然不躲闪了,瞪着大眼睛一脸的严肃。“燕小飞,你再不放开我,我喊救命了啊!”

燕飞一愣,刚想放开手,就看姑娘噗嗤一笑,眼珠咕噜噜地转了一圈。接着朝周围看一下,然后做出一副呐喊求救的样子:“救命啊,救命啊……有人非礼人了……”

模样楚楚可怜还带着一丝得意,声音小的只有近在咫尺的两人听到。

“我堵着你的嘴让你喊不了……”见到姑娘这搞怪的样子,有点哭笑不得的燕飞想都不想,直接就用嘴堵了上去。

“唔……”四片嘴唇结结实实地碰在一起的那一个瞬间,姑娘似乎有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个人,一脸的呆滞……

时间似乎静止了那么几秒钟,直到一辆汽车呼地从不远处的马路上飞驰而过。姑娘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猛地推了几下眼前这个家伙,结果仿佛推在石头上一样,反倒是自己的脑袋因为使劲突然后面仰,一下子碰到那树干上。

“嗵”地一声,姑娘顿时哎吆了起来。

这下正发呆的燕飞总算反应过来了,顾不得回味刚才的感觉,赶紧拉住姑娘关切地问道:“怎么了,疼不疼?快来我看看起疙瘩了没有……”

“你别碰我……”姑娘用手拍开他,又羞又急,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你别哭啊……”燕飞被打了一下,站在旁边手足无措。“那我以后我不亲你嘴了行吗?”

“不许说……”本来姑娘就羞得不行,被他再一说,干脆蹲了下去,把脸埋在膝盖中间,抱着头不抬头了。

“我……我……我……”燕飞急的乱转,在旁边手足无措了半天,一眼看到了姑娘身后的树。“我回头把这棵树砍了当柴烧行不行?”

“嗤……”姑娘听到这话,差点就笑出声来。

抬起头来,眼里水汪汪的还带着泪珠,脸上红的熟透的苹果似的,似笑非笑又似恼非恼地瞪了他一眼:“傻瓜……”

“我怎么傻了?”燕飞一脸的迷糊,然后瞬间又变为关切。“你头没事儿吗?”

“就傻就傻怎么了……”姑娘赌气似的冲他喊道。

“好好好,我傻行了吧!快让我看看呀?”燕飞着急道。

“不是很疼了,你帮我看看……”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姑娘又瞪了他一眼,然后脸上一红,低下头小声说了一句。

“嗯……”燕飞赶紧凑上去,伸着手摸了起来。“幸亏你头发长,好像没起疙瘩啊?还疼吗?”

“不疼……”

“那你别难过了,我刚才不是……”

“不准说……”

“好好,不说了……”

“傻瓜……”看着燕飞一脸的关切,姑娘忽然轻声说了一句,然后身体微微前倾,伸手揽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轻声说出几个字。“抱着我……”

“嗯……”傻瓜都知道该怎么回答怎么行动了。

“抱紧点……”姑娘的胳膊用力搂了一下。

“嗯……”燕飞小心翼翼地‘用力’抱了一下。

“你会这样一直抱着我吗?”

“嗯嗯……”感受着姑娘在自己耳边的呼吸,燕飞只会点头了。

“真好……”姑娘轻声嘀咕了一句,把脸贴在他的肩膀上,再也不说话了。

两个人就仿佛木偶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久过后,姑娘突然松开了手,然后推开燕飞说道:“这你不是都和人家说好了怎么盖了吗?咱们走吧,赶紧回家了!”

“嗯,好!”燕飞被姑娘这突变的态度弄的有些发愣,下意识地点点头回答道。

“傻瓜,赶紧走……”本来心虚着,正假装东张西望的姑娘看到他那样子,忽然浑身轻松起来。“快点,去学校请完假就赶紧去买票了,然后回来收拾东西,再然后去坐车回家了……”

莫名地感觉到气氛忽然一变,却又说不出到底有什么变化的燕飞,看着仿佛变得没事儿人似的那姑娘,有些纳闷地点点头:“嗯嗯,听你的……”

“怎么什么都听我的啊!”姑娘背着手仰着头,脚尖一点一点地带头朝外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批判着他这态度。“你是男人,以后就是一家之主,有什么事儿应该你做主才对,知道了吗?”

“嗯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燕飞又开始迷糊了。

“这就对了嘛!”姑娘的两只手在背后挽着花,走路也开始变得一跳一跳的

。“那……以后你要当家做主挣钱养家,还要对我好好的,知道吗?”

“嗯嗯……”燕飞傻乎乎地继续点头。

“不许只嗯嗯,说话……”姑娘头也不回地说道。

“说什么……”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那咱们请完假直接收拾好东西带上,然后去老外的餐厅,去问问他考虑好给咱们的牛肉涨到什么价格没有。然后去火车站买完票,咱们在附近玩到上车的时间行吗?”

“行!你做主就好了!”这段路上的行人很少,姑娘也不用在乎旁人的目光,像只林间跳跃的小鹿一样在前面连蹦带跳的,跳着跳着都跳出了舞步的效果。

马尾辫在身后一甩一甩的,似乎在表示着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走那么快干嘛?时间还早着呢!”看着姑娘越走越快,燕飞忍不住在后面喊了起来。

“嗯,那就听你的……”姑娘立刻停下了脚步,然后站立不动,用慢动作像是走太空舞步似的,慢慢地朝前迈着脚……

“那也不用这么慢吧……”

“那我就再快点,这样行吗?”

“再快点……”

“嘻嘻……你怎么那么难说话呢?快也不行慢也不行……”

“……”

“不对,我刚才应该在那棵树上做个记号的……”

“做记号干什么?”

“要你管……”

“下次再来吧?都走这么远了还回去……”

“那你帮我记好,下次过来提醒我……”

“嗯嗯……”

一阵风吹过,麦田里乌油油的麦苗一起随着风摇摆,春日的阳光轻洒其上,如同绿色的波浪一样。

风吹过路边的梧桐树,上面还残留的几片干枯的树叶发出轻轻的哗啦声,在那些干枯的树叶旁边,一个个嫩叶已经生长了出来。

风吹过那两个时而快时而慢的身影,他们却仿佛一无察觉,自顾自地在路边那一棵棵的大树周围绕来绕去,不时还有几声嬉笑声传出,旁若无人……

四川好的性病医院
来宾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泰州治疗妇科方法
四川好的治性病医院
来宾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