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峰信息网 > 时尚

仙子有毒 第2章 一个秘密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9:52

仙子有毒 第2章 一个秘密

十九年后。

青丘山。

一白衣黑发少年,站在青丘山顶。

黑发如瀑,白衣胜雪。

少年迎风站着,白色衣襟随风飘动。

周围是一片火红的山花,身后不远处是狐族圣坛。

一只灰褐色、状如斑鸠的小鸟,从远处飞来。

小鸟在少年周围飞了一圈,见少年没什么反应,停在了少年肩头。

少年望向青丘山外,眼里尽是向往。

“阿灌……”少年开口,“我已经十九岁了,还从来没出过青丘,好想去外面看看。”

小鸟竟然开口说话,“月公子,您是未来的青丘之主,您的安全就是整个青丘的安全,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小鸟是青丘特有的精灵,眼前这只,是涂山月小时候在山里捡到的,当时小鸟受伤,涂山月给他治好了伤,小鸟便一直留在涂山月身边。

涂山月给小鸟起名“灌灌”。

少年收回目光,转头看了一眼落在肩头的小鸟,“你是灵鸟,又没有狐族规矩束缚,可以自由出入青丘,每次你从外面回来,跟我讲外面的世界,我都很羡慕。”

灌灌鸟晃了晃脑袋,“公子,你可是九尾天狐,血统高贵,又是未来的青丘之王,怎么会羡慕我这么一只鸟呢?”

“九尾天狐?高贵的血统?青丘之王?”少年嘴角微扬,却是苦笑的样子,“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束缚,因为这些身份,我一直被困在青丘。”

“嘘……”灌灌鸟低声制止,“公子,您千万别这么说,也别这么想,您身份尊贵,这些都是天生的,别人求都求不来。”

少年眉梢微挑,想到一个主意,“阿灌,以我现在的法力,完全可以打开青丘山外的结界,我如果偷溜出去……”

“别,千万别。”灌灌鸟急得在少年肩头跳脚,“公子啊,上次您偷溜,刚出青丘山结界,就被族长大人亲自抓了回来。”

“不说上次还好,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记起来。”少年用手指轻弹肩头灌灌鸟的小脑袋,“当时我让你放风,你跑哪里去了?”

“公子啊,上次我都跟你解释清楚了啊。”灌灌鸟张开自己的鸟翅膀,抱怨道:“族长知道了是我给你放风,打断我两只翅膀,足足养了两年才好啊。”

少年噗哧一笑,“想起来了,这么说,还是我欠了你一次,你想让我怎么还你的恩情?”

灌灌鸟竟有些不好意思了,“公子,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再为你折几次翅膀,我也是心甘情愿。”

少年不说话,又抬头朝青丘山外的天发呆。

灌灌鸟看得心疼,给涂山月出主意,“公子,您马上就到二十岁生辰,按照狐族的规矩,二十岁的弱冠礼之后,您就能逐渐掌管青丘的事物,到时,您就以增长见识为由,再跟族长大人商量,让他同意您出去游历一番。”

少年笑了笑,“我原本也有这个打算,只是……”

涂山月捂住胸口。

最近一年来,胸口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疼不痒,只是闷闷的,还有些发冷,像是有什么从在自己身体里慢慢流逝。

“公子,您又觉得胸口闷么?”灌灌鸟见涂山月异样,担心地问。

“还好。”

“找水长老看过么?他是狐族五大长老中,医术最好的。

“看过,水长老说没问题。”涂山月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

仙子有毒  第2章 一个秘密

,“可能是我最近修炼法术,有些不得法吧。”

灌灌鸟明显不信涂山月说的理由,“月公子您的体质,在狐族中,是千年不遇的奇特体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便修炼到狐族长老的水平,您说自己修炼不得法?肯定不会的。”

正说着,青丘山外的结界,出现一道光影。

银白色的光,穿过山外的结界,撞击出一片金色光晕。

白光钻进青丘山下的狐狸洞。

“是水长老!”

涂山月用法力,感受到水长老的气息。

紧接着,涂山月也化成一道白光,跟在水长老身后,也进了狐狸洞。

涂山月的突然消失,灌灌鸟脚下失了依靠,虚晃一下,差点掉进下面的山花丛里。

灌灌鸟扑闪着翅膀,抱怨道:“又用法术!公子这是欺负我法力低嘛,哼,我有翅膀,飞得也很快!”

灌灌鸟很快飞到青丘山下狐狸洞前。

但,灌灌鸟只敢停在狐狸洞口十丈之外的距离。

因为狐狸洞是除了狐族圣坛,青丘中最神圣的地方。

洞口不仅有狐族族长设下的结界,还有一棵万年老藤仙看守。

茂密的绿色藤蔓攀爬在狐狸洞口周围,让这里变得更隐秘。

灌灌鸟大着胆子停在狐狸洞口那棵万年老树藤上。

还未停稳,老树藤上突然生出一根新的枝桠,将灌灌鸟结结实实捆了起来。

灌灌鸟惨叫,“啊,饶命……老藤仙饶命啊……”

灌灌鸟鬼哭狼嚎般地惨叫。

老树藤轻轻一甩,灌灌鸟被扔在地上。

灌灌鸟化身成人,变成一个身穿灰褐色袍子的男孩儿,模样可爱机灵,十二三岁的样子。

“老藤仙,你想摔死我啊!”阿灌揉着被摔疼的屁股,朝老树藤嚷道。

浓密的老树藤里,走出一位身穿绿衣衫,头戴枯枝帽,手执木头杖的白胡子老头儿。

老头儿捋着胡子,呵呵一笑,“又是你这只灌灌鸟,这次又想闯狐狸洞么?”

“才不是。”阿灌为自己辩解,“我是跟着月公子来的。”

“月公子没吩咐让你进去。”老藤仙拄杖站在狐狸洞前,门神一般。

阿灌尴尬笑了笑,“我没想进去,我只想在这儿等公子。”

老藤仙用拐杖在地上划出一条横线,“等外!”

阿灌向后退了一步,脸上笑着,心里却嘀咕,“你这老顽固,一点都不知道通融。”

——

青丘狐狸洞。

刚从人间回来的狐族水长老,立即进了狐狸洞,准备将打探到的消息禀告给狐族族长。

涂山月躲在狐狸洞议事厅外,想偷听父亲和水长老的谈话。

族长父亲和五大长老一直这么神神秘秘的,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涂山月。

越是这样,涂山月越是好奇。

难得碰到一次偷听的机会,涂山月当然不想错过。

躲在洞外,侧耳倾听。

议事厅里虽然聚齐了狐族族长和五大长老,他们也一直激烈讨论着什么,但涂山月竟然听不到一点声音。

涂山月用上法力,却还是一点也听不到。

涂山月心里愤愤,“父亲竟然在议事厅外又新增了一层法力结界,这么隐秘,他们究竟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

长沙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丽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武汉好的性病医院
济南糖尿病医院网上咨询
黑龙江虹桥医院qq在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