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西峰信息网 > 育儿

法官的老婆与海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36:39

那个时候,就在比萨有一个名叫里奇亚尔多.迪.其恩奇卡先生的法官大人,他在智慧方面的禀赋要超过在体力方面的资质。大概是觉得他用同样的手段也足以满足一位老婆的需要,就像他在自己的学业上日有所进所采取的方式那样,而且他还非常富有,这样他就极其勤勉地想方设法要想获取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来作为自己的老婆;然而,要是他能够在建议自己的时候可以做到像建议别人时一样的话,他或许应该做到置什么漂亮年轻于不顾才是。当然了事情还是在按照他的愿望方面发展的,因为有一位洛托.刮兰迪先生把自己的一个女儿送给了他,她的名字叫做巴尔托洛米娅,是全比萨最为漂亮可人的年轻女士之一——尽管说大多数来自那块穷乡僻壤的女性们看上去都像是狠毒的狼蛛一样。因此这位法官大人就以空前的盛大场面把她迎娶回家了,并且举行了一场极其辉煌的结婚典礼,最终还总算是勉强在新婚的第一夜行完了房事——即便说这个第一次也是他勉力而能为之。像他这样的瘦弱干枯而罹患跗节内肿的人,第二天一早就不得不以白葡萄酒外加有效的滋补药物等才能挽回自己几乎消耗殆尽的生命力了。  从那时以往,他就变成了一个更加优秀的法官了,比起自己先前同样情形下的能力来说,他开始教给他自己的妻子一部历法,就像适合于一个儿童可以学会阅读的那样——这部历法很可能是来自拉文纳,因为按照他所告诉她的说法,整个一年当中没有任何一天不是神圣的,也不是只对一位圣人来说是神圣的,而是对许多许多的圣人来说,而且看在对所有的这些圣人们的敬仰之情,他用诸多的证据证明,一位丈夫和一位妻子同样应该禁绝房事才行;而对于这些守斋之日以外,他还另外加上了一些斋日以及四季节日,还有各种使徒守夜日和成百上千的圣人节日,再加上星期五、星期六、以及主日和全部四旬斋日,其次就是一些月份节令、还有数不清的特别之日。或许按他看法,一个人和自己的妻子在床上谨守安息日的时候,就应该像他在法庭上辩护时遵守罗马法一样。这样的一些守斋之日他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这引起了这位女士的极大不快,从她的经验来说每月仅限有一次就尽够了——而且总是密切注视着她的动向,以免有别的男子会教给她知道还有别的一些工作日,恰像他教给她所知道的这些数不清的神圣节日以外。  这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夏天,里奇亚尔多先生想要去到自己的一间乡间豪宅那里去避暑休闲,想要在这栋位于蒙特耐罗附近的别墅里度过一段日子。就这样他就离开了,随身带着他的这位漂亮的女士。当他们呆在那儿的时候,为了让她消愁解闷起见,他就安排了一天的时间出外垂钓,他们两个就分乘两只小船到大海里去了。他所乘坐的小船上有几位渔夫,而她的小船上则是另外几位女士。由于垂钓之乐令人兴致很高,他们就乘船在大海里漂流了数英里远,而且自己却几乎就没有发觉,这个时候他们就只顾着专心玩乐了,突然之间有一只两排桨的小帆船迅速朝他们接近过来,这是属于帕格尼诺.达.摩尔、一位当时著名的海盗的船只。看到这两条小船之后,他就命令朝他们划了过去,尽管他们试图要迅速避开,他还是捉到了那只乘坐着各位女士们的小船,并且看到了这位漂亮的女士,他就把她带到了自己的这条双排桨的帆船上,而里奇亚尔多先生只能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此时他刚刚可以抵达海岸边站在那里,之后就不顾一切地自己逃离而去了。当这位法官大人看到这一切之时——他的醋意油然而生几乎都不相信空气的存在了——在这里你根本不需要询问他是否感到伤心。他抱怨一切的海盗们的恶行,无论是比萨的还是别的什么地方的,可是这却一点用处都没有,因为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从他这里把他的妻子带走了,更不会知道他已经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至于说帕格尼诺,看到这位女子如此之漂亮,他就想着自己真是碰上了好运,而且自己还没有老婆,他就决定把她给留下来。因而,看着她在那儿一个劲儿伤心地哭个不停,他就温言安抚着她一直到夜深时分,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他的那些历法守则也都随着他的腰带一起而落了,而且所有的那些长长的所谓圣人斋日以及节日目录也都被他置之不顾而丢到一边了,他开始以实际行动对她进行安慰,在他看来自己日间的那些长篇大论的抚慰之辞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像现在这样的效力。他的这番安慰力度之大,以至在他们抵达摩纳哥之前,这位法官大人以及他的那些律法都在她的心中被冰消瓦解了,此时她已经开始在充分享受着跟帕格尼诺在一起的这种极其快乐的生活了。他把她带到了摩纳哥并在那里一起住了下来,除了不断地日日夜夜给她以安慰之外,他更加把她作为自己的老婆一样给她以优越的待遇。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里奇亚尔多先生获悉了自己的老婆被带到了哪里。由于满心里都在热切地渴望着重新把她给找回来,而且确定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别的人可以做到这个,他就决定一个人亲自到摩纳哥去,决意不惜花费任何金钱把她给赎回来。就这样,他由海路出发前往摩纳哥,在那里见到了这位女士,同时女士也见到了他。就在当天晚上她就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帕格尼诺,并且告诉了他自己心中的打算。第二天一早这位里奇亚尔多先生,在见到帕格尼诺之后,牵强其辞地迅速跟他结成了很深的友情,而这位海盗假装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而且耐心地等待着看他到底想要怎么做。当他断定实际已经来临之际,这位里奇亚尔多先生就对他解释说,看在他这么慷慨豪爽而亲切的份上,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来到摩纳哥的,并且乞求他随便想要多少金钱都可以,只要让他可以领回去自己的老婆就行了。  帕格尼诺面上非常快活地回答道,“先生,非常欢迎你,只要简短一句话回答你就可以了,我可以这么告诉你:的确我的家中有一位年轻的女士。可是到底她是不是你的妻子,或者是别的什么人的妻子,这个我一点都不知道,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的确我也算不上怎么了解她,除了她已经在这儿跟我呆了一些时间以外。要是你是她的丈夫的话,就像你所说的这样,我可以把你带到她那里去,因为你在我看来还像是一位斯文的绅士,而且我可以肯定她立即就能把你给认出来。要是她说你所说的这一切都是实情的话,而如果她愿意跟你一起离开这里,你就可以随便付给我多少金钱作为她的赎金,大概面子上过得去我是不会过多计较的。可要是你所说的这一切不是实情,那么你想把她从我这里带走可就大大地错了,因为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我也可以像任何别的男人一样满足一位女子,特别是像那位喜欢她的男子一样,就我所见最为迷人的那位。”  只听里奇亚尔多先生回答道,“的确她是我的妻子,要是你把我带到她那里去的话,一会儿你就可以看出来这一切了;因为她立即就会扑上来搂住我的脖子的。因此除了你所保证的以外我别无所求。”  “那就这样吧,”帕格尼诺说道,“咱们走吧。”  因此他们就一起来到了这位海盗的家中,在这里他把这位法官大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然后就派人去唤那位女士来。她从一间卧室里面走出来,满身华服、珠光宝气,来到了他们站着的这里,可是她跟里奇亚尔多先生打招呼的那个样子,就好像是跟一位随同帕格尼诺一起来到家中的陌生人一样。这位法官大人,满心里期望着能够受到她最为快活的迎接,对此却感到了极其的惊诧,就开始在内心里暗自说道,“这一定是因为自从我失去她以后是如此的忧伤而悲愁,以致我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使得她都认不出我来了。”  这样他就对她说道,“我亲爱的,把你带去钓鱼我真是得不偿失,自从我失去你以来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折磨,而现在你看起来已经都不认识我了,你跟我打招呼的这种方式简直太疏远了。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你的里奇亚尔多先生吗,我之所以到这里来就是要付给这位绅士任何的代价,就在我们所在的这个家中,无论需要多少你的赎金,只要可以把你带回家中去吗?而他,作为一个这么慷慨的绅士,非常愿意把你归还给我,不管我可以付出多少代价。”  这位女士转身对着他说道,脸上似笑非笑地,“你是在对我说话吗,先生?要仔细不要把我跟别的什么人弄混了,现在,就我所认为的那样,我觉得此前我根本就没见过你这个人。”  “请注意你现在所说的话,好吗,”里奇亚尔多说道,“你好好看一看我。要是你自己可以回忆起来的话,你就可以想起来我是你的里奇亚尔多.迪.其恩奇卡。”  “先生,”这位女士回答道,“你必须要原谅我;这或许不是一件适宜的事情,像你所想象的那么靠近了看你。无论如何,我已经看得你足够了,早已经看出来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你。”  里奇亚尔多,此时推断她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出于害怕帕格尼诺的缘故,当着这个海盗的面是决不会承认认识他的,这样他就乞求他可以特别恩准他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跟她说话。帕格尼诺回答说这么做再好不过了,只要他可以不在试图强迫亲吻她的情形之下。这样他就吩咐这位女子跟他一起到了一间卧室里面,去听一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而且随便她愿意回答他些什么好了。  就这样这位女士就跟里奇亚尔多先生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面,而当他们刚刚一起坐下来之后,他就开始说道,“我的天啦,从心里面来说,我的甜心哪,我唯一的希望,难道你认不出来你的里奇亚尔多,他可是爱你胜过爱他自身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说我已经改变了这么多了吗?啊,我的乖乖,请你仔细看一下我好吗。”  这位女士开始笑了起来,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就回答道:  “你完全可以确定我根本就不是如此三心二意的人,以致完全都不知道你就是里奇亚尔多.迪.其恩奇卡先生,我的丈夫。但是在所有你跟我在一起的那些时间里,你所表现出的都是根本就不了解我,因为你完全应该有感觉看出来我还年轻,看出来我正处于健康而精力充沛的时节,从而你应该知道一个女性所需要的除了食品以及衣装以外的东西,尽管说因为端庄的本性阻止她们直接说出口来;而且你完全明白你自己是否满足了这种需要。要是说对于法律的研究学习对你来说比你的妻子更加适意的话,那么你就根本不必要结婚,尽管在我看来你一直就不是一个真正的法官——不是,你似乎更像是一个小镇上的传呼员,在叫嚷着宣布什么圣人日、守斋日、守夜日什么的,你对这些似乎是更加明白得多。而我在这里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允许农民们终日在你的农场上辛勤劳作,就像你吩咐某个小伙子来耕耘我这片小小田地的话,你将会一无所获而收割不到一粒自己的稻谷。但是上帝前来怜悯我的青春时光了,而且送给了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跟他在一起我睡在这间卧室里,而就是在这里我们根本就不顾那一类的所谓节日(我在这里所指的是你虔诚庆贺的那些节日,专心致志于服务上帝而不是女人)。而他的卧室的门槛之中从来就没有被什么星期六、星期五、或者什么守夜日、四季节日、以及长达四十天之久的四旬斋日所闯入过。没有,先生:在这里我们夜以继日地工作,不分昼夜地捶羊毛。因而我的意思就是想要跟他留在这里,趁着我还年轻干一些重活儿,而把那些圣人们的节日以及五十年节还有各种守斋日等留到老一些了再去做;因此请你现在能走尽快就走,而且祝你好运,你尽可以随便喜欢保留你的那些节日好了,不要再干涉我的事情了。”  里奇亚尔多先生,听到这番话之后,简直难以容忍地那么伤愁,就说道,此时他已经看出来她已经把话说到头了,“啊呀,我的甜心,你这到底是在说些什么?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你的一家人的声誉吗,不顾及你自己的名誉了不成?你就宁愿住在这儿作为这个男子的娼妓,而且犯着弥天的罪错,而不肯回到比萨去做我的妻子吗?这么一个人,当他对你有些厌倦了以后,他就会把你毫无体面地赶出家门,而我却自始至终都会把你当作亲爱的,即便是我再也不需要你了以后,你仍然可以作为我家中的女主人。难道你就愿意放弃你自己的名声以及我的名声,宁愿就为了这么一种淫荡而下流不顾廉耻的一时之快——而我则是始终如一爱你如同自己的生命这么一个人?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亲爱的唯一的希望,再也不要像这样说话了,而是高高兴兴地跟我回家去;从此以往,由于我已经知道了你内心的渴望,我会勉力让自己满足于你的。好宝贝儿,回心转意吧,跟着我离开这儿回家去。自从你被别人从我这里带走之后我就再也不知道幸福是什么滋味了。”  这位女子断然回答道:“话说到这个份上,事情已经太晚了,我不想让任何人更加关切我自己的名誉,就像我自己关切我自己那样。我希望我自己的一家已经足够关切过了,当他们把我送给你作为老婆的时候!可是由于他们当时根本就不顾及我的名誉,现在我也根本就没有义务在乎他们的声誉。而要是我住在这里是犯了莫大的罪错的话,那么我将要一直住在这里直到杵离开臼的时候为止。而且让我告诉你这个好了:在这里我感觉自己是帕格尼诺的妻子,而在比萨那里我却感觉是你的娼妓,由于看到那些所谓的月份节令以及几何学象限都要符合于我们这两颗行星之间的遥远关联起见,而在这里帕格尼诺整夜都把我搂在他的怀中,紧紧地挤压着我、啃咬着我,而且他究竟是如何对待我的只有上帝可以了解。你还说你将要勉力满足我的欲望。会勉力做到何种程度呢,我在这里要问一问?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还是银样镴枪头的一试?我敢打赌自从我最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你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运动健将了!你尽快离开这里吧,勉力让你自己活得好些,因为就我所见你已经维持不了几时了,看上去这么的疲惫不堪、筋疲力尽、悲惨至极的样子。而且我还要再告诉你:就算是那个男人会离开我——尽管就我的判断他不会这么做,只要是我选择留下来的话——那样我也绝不会回到你那里去,因为自从我跟你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日见支绌几乎赔光了自己的老本。因此就算是我怎样地压榨于你,也决不可以从你那里榨出来一汤匙的沙司了。因此当我再一次被放在市场上出卖之际,我也宁愿到别的地方去寻找自己的命运了。而为了避免你会误解了我的主题:在这里我们不但不讲究什么圣人节日以及守夜斋日之类的,可是这里依然是我选择留下来的地方。现在请你以上帝的名义尽快离去好了,否则的话我就要大声嚷嚷你想强奸我了。”  里奇亚尔多先生,看出来自己遭到了彻底的惨败,最终也意识到自己年摧力衰却娶了一位年轻妻子的愚蠢,他就离开了这间卧室之中,既悲伤又哀愁简直要惨透了,就对帕格尼诺随口胡说了一些毫无意思的废话。最终,他离开了这位女士,一无所获地返回了比萨那里,在那儿他的忧伤哀痛日以累积到了如此程度,以致当他在这座城中四处游荡之时,一旦有人碰见他打招呼并询问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别的不论都会回答一声“人到穷时莫论圣日,”而就在这儿,不久之后,他就死去了。帕格尼诺,听到了他已经死去的这个消息,从心底里知道这位女士对自己的爱,就娶她作为了自己合法的老婆,从此之后,再也不过什么圣人节日、以及守夜斋日、四旬斋日之类的了,只要不是累到两腿打晃支持不住的地步就一起辛苦工作,过上了极其快活的幸福生活。 共 589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食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